印章资讯

印章边栏的残破目的和技巧

来源:未知作者:小艾 日期:2020-04-29 浏览:
印章边栏的人为残破,是文人篆刻经历了一定阶段后出现的。我们现在所见早期文人篆刻的边栏残破,大多是在使用和流传过程中形成的。据说,有一位治印者在刻制一枚印章后,总觉得不满意,结果一不小心将印章掉在地上磕破了角,谁知效果大为改观。于是,再刻印时就有意将印边弄破。从此,人们争相效仿,一开始是将印章和卵石放在一个布袋里摇,后来人们觉得随意性太大,干脆用工具有针对性地将需要的部位弄残破。其实,“掉地而发现”的说法不一定真实,如前所说,印章在使用和流传的过程中边栏会出现破损,这个破损肯定会引起篆刻家的注意,特别是当他们将崇尚的目光投向遥远的秦汉时,发现古铜印因岁月腐蚀而引起的边栏残烂有着不可言喻的美感。因此,篆刻家在探索篆刻艺术时对边栏进行一定的“破坏”是理所当然的。
 
印章的残破增加了印章的趣味,也使篆刻的创作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和偶然性,增强了篆刻的艺术表达力,是篆刻艺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边栏毕竟是印章印文的附属品,其风格必须从属于印文的风格。直到近现代,仍有一些钟爱文静典雅的篆刻家对印章边栏采取不残破或少残破的方法,比如黄牧甫、王福庵、方介堪、韩登安等有不少印章的边栏是工整的。当然,也有许多篆刻家的印文苍茫雄浑,其中最突出的是吴昌硕、邓散木等,相应的印章边栏也会苍茫、残烂。艺术风格的多样性导致了边栏风格的多样性,不单是不同的篆刻家会如此,同一个篆刻家的不同作品也会因印而异,工整与残烂应以印文风格为依归。
 
篆刻家在刻制印章的时候,人为地营造了边栏的残破,其目的不外乎有以下几点。
 
一、造成一种历史沧桑感。工艺品制作出来的时候——例如瓷器——会有一种“火气”,印章凌厉的边缘也会使人产生“有火气”的感觉。岁月的“鬼斧神工”,正是消除这种“火气”的手段。通过模仿岁月消磨的效果,可以达到似“残”而“美”的目的。
 
二、强调“石”的材质感。好的篆刻作品应具备“笔墨刀石”四品,而将边栏大幅度地弄残破,可以有如国画中山石的皴擦,凸显石材刚硬粗糙的质感。齐白石的晚年作品多有这样的处理。
 
三、追求与印文风格的统一。这个前面已经说过,吴昌硕等人是这方面的高手。
 
四、破出透气的空洞或延伸的空间。如笔画的平行靠边会给人以局促感,可将紧靠的边栏弄破透气;平行粘边,两线宽度相加为一条线,可将印边那部分宽度的局部甚至大部刻掉(注意这和“借边”稍有不同);印文线条的端点粘边,可以有选择地将部分粘点的边栏弄破,给人以遐想延伸的空间,在刻制圆形或不定形印(也叫随形印)的时候常用这种方法。
 
五、模仿封泥效果以及其他特殊效果。封泥原指封针竹简的泥团,古人在上面钤压了白文印的印痕,变成像朱文一样的凸字。泥的拓片边缘呈斑斓状、不整齐的随意形,仿封泥印章实际上是有意模仿边缘的斑斓。

 
前面我们讨论了印章边栏人为残破的目的,下面总结一下残破的主要手段:
 
一、削。直接用刻刀的刀刃削割,其实也是“刻”的一种。不过,一般“刻”是指用刻刀的刃角刻,而削是用刀刃中间的刃口斜靠在石边上割。常用的削,有的稍削去印边直线的两端甚至削去印角,或令边栏略呈圆形(其实也是模仿印角使用过程中的磨损);也可以用“提按法”削印边,令其外缘出现一些波澜。
 
二、敲。用刻刀敲打印边,这是使用最多的方法。敲可以是用刻刀的一边平面敲,但更多的是用刻刀的一个棱角去敲,如果刻刀另一端是圆的,也可以用圆杆敲。敲的力度和角度要视篆刻者要达到的残烂效果,以及石头的坚硬程度而定。
 
三、刮。用刻刀的棱边刮。跟刀刃削不同,棱边一般都是锋利的直角(太圆滑的棱边就没有效果)。刮可以消除其他残破方法产生的“火气”,特别是敲打之后,印边会出现尖利的齿状,此时的刮可以将其减弱。如果说其他方法是模仿“硬伤”,刮就是模仿“磨损”。
 
四、刻。用刻刀将空洞的破口、粘边的线或端点刻去。需要注意的是,刻断的边栏一般不要留下直角的断口,否则人为的痕迹太明显。
 
五、锤。如果刻刀的另一端是圆的,可以直接用刻刀的圆头去锤,如果不是,就要另找圆头的工具了。锤,是在较粗边栏的平面上选择位置,以造成粗糙斑斓的效果,所以要注意锤的力度。
 
以上各种方法,主要着眼于朱文边栏。其实白文边栏也是一样的,只是朱文印章不单边栏的外缘要进行残烂的加工,边栏的内缘也可以考虑是否加以残烂,而白文印章就只有外缘加工而已。
 
印章边栏的残破有一个问题需要特别注意,那就是残破要尽可能做到自然。边栏的残烂是一个“营造”的过程,必须心中有一个大概的计划。比较复杂的应该尽量在打稿时就考虑到,然后各种手段综合使用,必要时反复加工,不要盲目完全凭“偶然性”去达到效果。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