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资讯

汉魏石刻的书法艺术

来源:未知作者:小艾 日期:2020-08-17 浏览:
汉魏石刻与书法完成了完美结合,石刻所体现的书法艺术,在《汉魏十三品》摩崖石刻中得到了鲜明体现。因其位于石门,又称“石门十三品”。
 
《汉魏十三品》在褒斜道附近,是陕西穿越秦岭的古代交通要道。这条要道北起眉县斜谷,南至汉中褒谷,全长约235千米;始建于战国时期。道的南端有一隧道,称为石门,是我国古代第一座利用“火焚水激”方法而人工开凿的隧道。
 
隧道东西两壁和洞外南北数里的险坡、断崖以及褒河水中、沙滩的大石上,多有由汉及宋的摩崖石刻,有的是历代幵通、复修褒斜道、石门和山河堰工程情况的记载,有的是参观、游览的留念题记。其中最为书法家称颂的珍品,即所谓《汉魏十三品》,其中汉魏时期的书法以篆隶体为主,其珍品尚属罕见。
 
第一品《石门》摩崖,上刻“石门”2字,为隶大字摩崖,是状物抒怀之作。
 
第二品《鄗君开通褒斜道》,又称《郞君开通褒斜道刻石》;俗称《大开通》或《开道碑》,刻于石门洞南山崖上。东汉明帝永平年间的公元63年刻成,字体界于篆隶之间。此碑由于被山土埋没,直至1000余年后的南宋时期才被发现。
 
此石据铭文记载,东汉永平年间的63年,汉中太守钜鹿鄗君奉诏用广汉、蜀郡、巴郡刑徒2600多人,动工开通斜栈道,工程历时3年之久。另据史籍记载和考查,该栈道上著名的古石门隧道,就是由鄗君主持在这段时间首次开通的。
 
此石书法气魄宏伟,布局饱满,笔划较细但遒劲有力,融入篆意,高古伟岸,加上天然石纹背景,更增添一种奇趣。其结字方古舒阔,因自然石势作字,字之大小及笔画长短、粗细皆参差不整,没有波磔,天真朴拙而很有气势,保留了早期隶书的许多特点。
 
第三品《郞君碑释文》,位于第二品下方,是南宋南郑县令晏袤的题记,刻于宋光宗绍熙年间的1194年,是楷书作品。晏袤是南宋绍熙年间南郑县令,性嗜古,尤工隶书,号称有宋以来写隶第一尚手。
 
1193年,刻于东汉明帝永平年间的《鄗君幵通褒斜道》,因为雨水冲刷,显露出来。晏袤发现后非常兴奋,于是在原摩崖下方另刻了一方摩崖,即将这方汉代摩崖初次发现的经过情况,以及原刻文字的内容加以注释,考古学家称之为《郞君碑释文》摩崖。
 
第四品《李君表》,或称《右扶风丞李君通阁道记》、《汉永寿石门残刻》。李君名李寓。东汉顺帝永建年间刻。内容是颂扬李寓修建褒斜栈道的功绩。该石刻位于石门洞北口外的西壁,但早被泥沙封闭,直到1000多年后的清同治时的1874年才被发现。
 
《李君表》通高70厘米,上沿宽40厘米,下沿宽43厘米,隶书。字迹多漫漶,结体较方整,隶法古拙质朴。
 
第五品《石门颂》,全称《汉司隶校尉犍为杨君颂》,又称《杨孟文颂》、《杨孟文颂碑》、《杨厥碑》。东汉建和年间刻,隶书。额题“故司隶校尉犍为杨君颂”。杨君名涣,字孟文。碑文有“汉明帝永平四年杨孟文所幵,逮桓帝建和二年,汉中太守同郡王升乃嘉其开凿之功,琢石颂德云”。
 
《石门颂》原刻为竖立长方形,20行,每行30字至31字不等:纵261厘米,横205厘米。全文共655字。内容为汉中太守王升表彰杨孟文等开凿石门通道的功绩,文辞为东汉汉中太守王升撰。
 
《石门颂》的艺术成就,历来评价很高。其结字极为放纵舒展,体势瘦劲幵张,意态飘逸自然。多用圆笔,起笔逆锋,收笔回锋,中间运笔道劲沉着,故笔画古厚含蓄而富有弹性。通篇看来,字随石势,参差错落,纵横幵阖,洒脱自如,意趣横生。
 
《石门颂》为汉隶中奇纵恣肆一路的代表,素有“隶中草书”之称。文中“命”、“升”、“诵”等字垂笔特长,亦为汉隶刻石中所罕见。
 
《石门颂》摩崖石刻是我国著名汉刻之一,它与洛阳《郁阁颂》、甘肃成县《西狭颂》并称为“汉三颂”。《石门颂》是东汉隶书的极品,又是摩崖石刻的代表作。它对后来的书法艺术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人们称之为国之瑰宝,清代书法家、篆刻家张祖翼评论说:
 
三百年来d汉碑者不知凡几,莧无人学Ui门颂》者,盖其雄厚奔放之气,胆怯者不敢学也,力弱者不能学也。
 
第六品《杨淮表记》,全称《司隶校尉杨淮从事下邳湘弼表记》,亦称《杨淮碑》。刻于东汉熹平年间的173年。
 
杨淮是《石门颂》中司隶校尉杨孟文的后人,他的同郡人卞玉看到《石门颂》表彰杨孟文幵通石门的功绩后,就把杨的后人杨淮、杨弼兄弟两人的官职和政绩追述刻石,故又称《卞玉过石门颂表纪》。
 
《杨淮表记》为摩崖隶书,碑文7行,每行25字至26字不等,共计173字。该碑书法奇逸古雅,与《石门颂》相近。
 
《杨淮表记》书法雄古遒劲,笔势幵张,用笔沉着扎实,结字参差古拙。其章法,因石势而书,纵成列,橫不成行,字态因字立形,疏宕天成。如第六行“也”字为此行末字,故形体较大;第七行“过、此、追、述”4字,波笔舒展,极尽开张之势。
 
 
若将此刻与《石门颂》、《开通褒斜道摩崖》等视为一组,与同时期山东曲阜一带《史晨碑》、《孔彪碑》等庙堂碑相较,则见两地迥异之地域书风。
 
第七品《玉盆》,“玉盆”两字刻于石门南褒河水中的一块大石上,其石自然如盆状,光洁如玉,石的周围刻有题记“穷溪河之胜,刻玉盆之阳”。尚有其他题字,但均己剥蚀,不可辨认。
 
“玉盆”2字为汉隶,相传是“汉三杰”之一张良所书,为《汉魏十三品》中的4方汉隶中最早的书刻,历代名家在“玉盆”处多有题咏。
第八品《石虎》,高100厘米,宽50厘米。隶书“石虎”2字刻于石门对面稍南褒河东岸石虎峰下,旁有小款隶书“郑子真
 
“石虎”2字工稳厚拙,据说西汉隐士郑子真看到山峰极像石虎,是其抒怀之作。但是否出自郑子真手笔,尚待论定。
 
第九品《衮雪》,“衮雪”2字刻于石门洞南褒河水中的大石上,隶书。河中流水冲击大石,激浪翻溅如滚滚雪花状,故称“衮雪”。因刻石左下角有“魏王”2字,故疑为曹操所书。
 
也有人认为“衮雪”2字并非曹操所书,因曹操到汉中时尚未封魏王,不可能自称魏王,并且“魏王”2字的风格显然不同于“衮雪”2字,很可能是他人加上的。故此刻石究竟为何人所书尚无定论。
 
“衮雪”2字近篆而非,属隶又违,行笔纵放不羁,确有波涛澎湃之势,表现出曹操的风釆神韵与魏武精神。“衮”气势磅礴,充满刚毅,好似一个象形字,上边三点一口似水花,下边一撇一捺一竖钩,三钩均朝上翘起,像湍急的水流,给人以张扬、不羁、活泼、沸腾、激荡、舞动的阳刚之气。“雪”字平和、内秀、收敛、平静、朴实、飘飘洒洒,柔情万种,合二为一,阳刚而不失柔美。
 
第十品《李苞通阁道》碑,又称《李苞通阁道题名》,刻于石门洞北口外石碑上。曹魏景元年间的263年刻,碑文为:
 
该摩崖石刻虽寥寥数言,却是简明朴素的纪实之作。它基本反映了当时修道的规模及其经过,对后人研究三国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交通及书法艺术,提供了弥足珍贵的依据。
第十一品《释潘宗伯、韩仲元李苞通阁道题名释文》摩崖,简称《潘宗伯、韩仲元》,位于石门北口洞上方。南宋晏袤解释潘宗伯、韩仲元阁道题名、李苞通阁道记的内容,是宋代仿写汉隶的好作品。
 
第十二品《石门铭》,全称《泰山羊祉开复石门铭》。北魏宣武帝永平年间的509年正月,太原典签王远书,由河南郡口阳县石师武阿仁凿刻于陕西褒城县东北褒斜谷石门崖壁。
 
汉中褒斜谷口是褒斜道最险要的隘口,绝壁陡峻,山崖边水流湍急,很难架设找道。东汉永平年间,汉明帝下诏在最险之处幵凿穿山隧道,历时6年而成,古称“石门”,后来石门道破废,北魏梁、秦二州刺史羊祉重修褒斜道。《石门铭》就是为纪念此事而作的,为著名摩崖石刻。
 
《石门铭》是北魏体书格的典型,后来清代学者康有为将此碑用笔归属圆笔一路。历来追求北派书风的书法家笔调多从此碑出。
 
《石门铭》是北魏摩崖石刻的代表,也是我国书法艺术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因崖面广阔,摆脱纸张限制,大书深刻,笔阵森严,气势雄峻,故而书风自然开张、气势雄伟、意趣天成,表现出大朴不雕的阳刚之美,堪称鸿篇巨制。
 
《石门铭》正书,凡28行,满行22字,后段题记为7行,每行9字至10字。它吸取了处于同一地的汉隶名品《石门颂》苍劲凝练的篆隶笔法,笔势与体势则吸取了汉隶跌宕开张、奇崛大气的特点,书风超逸疏宕、舒展自然。康有为誉之为“祌品”,在《广艺舟双辑》中评曰:
 
《右门铭》飞逸奇浑,分行疏宕,翩翩欲仙,源出《石门颂》、《孔宙》等碑,&U.殷旧国,亦与中郎分疆者,非元常所能牢笼也。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