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资讯

清代篆刻流派与名家

来源:未知作者:小艾 日期:2020-09-11 浏览:
清代篆刻是我国篆刻艺术史继汉代篆刻之后又一次出现兴盛
的气象。尤其是从清代中期以后,篆刻流派纷呈,风格各异,而且对篆刻艺术的研究也达到一个历史性的高度。
 
清代篆刻经过清初的发展,至清代中期,随着以丁敬为首的“西泠八家”的崛起,篆刻艺术更加繁荣,篆法、技法、章法都己成熟,而富有极为鲜明的艺术个性。
 
丁敬,字敬身,号砚林、钝丁、梅农、丁居士、龙泓山人、孤云石叟、孤云石叟等,浙江杭州人。他针对当时印坛因袭守旧,提倡独创的精祌,在篆法、章法、刀法诸多方面形成了个性的艺术语言,独树一帜,另辟蹊径开创了一代印风。
 
丁敬以切刀法追求秦汉印章的大意,刀法轻重有致,方中有圆,钝拙见胜,印文的线条表现了强烈的节奏感,奠定了浙派篆刻艺术的风格。
 
丁敬对入印文字颇有研究。他针对明代以来印人用字都以《说文解字》为范字,使印人在印章的配篆上受到了很大局限,便大胆地提出不要受到《说文解字》的束缚,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拓宽了篆刻家的印章布局的思路和创作手法。
 
丁敬篆刻,兼收各个时代的长处,沉浸日久,章法稳重严谨,格调拗涩而劲挺,孕育变化,气象万千。他注意印外求印,于治印之外从事金石考证、研究禅理、书画、诗词等,他的篆刻表现一种奇古典雅,神流韵闲,苍劲纯拙,清刚朴茂,力挽时俗矫揉妩媚之态,印文参用隶、楷点画,布局变化多端,时出新意。
 
丁敬刻边款沿袭何震单刀刻款的方法,但较前人有所发展。奏刀即进刀前不起稿,以刀代笔,一刀一笔,自然简捷,他的这一刻款方法给后来印人不少新的启示。
 
丁敬篆刻艺术的崛起,给清代中期的篆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继而出现了以丁敬为首的“西泠八家”。
 
蒋仁,原名泰,字阶平,因得“蒋仁之印”铜印而改名,号山堂、吉罗居士、女床山民,浙江仁和人。
 
蒋仁主要继承丁敬晚年风格较为鲜明的篆刻形式。他治印,运刀滞涩,印风古秀神韵,崇尚朴厚,学丁敬篆刻,深得精髓,苍劲简拙,自有创意。
 
蒋仁刻印款,用“颜体”行书,极富书味,别具一格。他一生不轻易为人制印,故在“西泠八家”中他的印流传最少。
 
黄易,字大易、大业,一字小松,号秋庵,别署秋影庵主、散花淮人、莲宗弟子等。浙江仁和人。由于黄易与丁敬两人同为研究金石学,均善刻印,时称“丁黄”。
 
黄易治印受业于丁敬,对宋元各家印有所研究,故其印风格较丁敬、蒋仁又有新意。
 
黄易认为,治印需“小心落墨、大胆奏刀”,可谓深得篆刻三味。所作印章布局平稳自然,善变化,从拙处得巧,得印人精髓;印文突出隶楷笔意,深明缪篆之法,用刀稳健。楷书印款有晋人之风,自成一格。
 
奚冈,原名钢,字纯章、铁生,号萝庵、鹤渚生、蒙泉外史,散木居士、浙江钱塘人。他擅书法、绘画,篆刻师法丁敬,旁及秦汉。
 
奚冈得丁敬之传,却无丁敬之豪健,拙中求放,淡雅隽永,方中求圆,而秀逸之气跃然于纸上,且自成面目,风格与黄易接近。时人誉其与黄易、吴履为“浙西三妙”,“西泠八家”之一。
 
陈豫钟,字浚仪,号秋堂,浙江钱塘人,出生于金石世家,癖好金石文字学,精墨拓,收藏古印、书画、佳砚甚富,工书画。
 
陈豫钟篆刻宗法丁敬,谨守法度,工整秀润,朴拙典雅,印款常作密致细字楷书,极为工秀,印章自成风貌,为“西泠八家”之一。
 
陈鸿寿,字子恭,一字曼生,又号老曼、恭寿、曼公、曼龚,夹谷亭长、种榆道人、胥溪渔隐,浙江钱塘人。精古文,书法诸体皆能,善画梅,曾任溧阳知县时,以宜兴陶土制紫砂壶,并镌刻铭词,人称“曼生壶”,得者珍视如璧。
 
陈鸿寿篆刻师法丁敬的基础上,参以汉法,刀法劲挺泼辣,豪迈遒劲,印文点画有动感,突出祌态,使浙派面目为之一新,
 
为“西泠八家”之一。他比陈豫钟小6岁,印与之齐名,世称“二陈”。
 
赵之琛,字次闲,号献父、献甫,又号宝月山人,浙江钱塘人。
 
赵之琛篆刻受业于陈豫钟,能集黄易、奚冈、陈鸿寿等各家之长,善于从多方面汲取艺术营养,用刀爽朗挺拔;印文结构不但秀美,还善于应变;章法布局平稳匀称,极尽分朱布白之能事。
 
赵之琛印款用揩书镌刻,秀劲涩辣。其印作为陈鸿寿所推许;被后人学习浙派刻印的蹊径。其印章风格集浙派之大成,为“西泠八家”之一。
 
钱松,本名松如,字叔盖,号耐青,别号铁庐、西郊、耐清,秦大夫、未道士、西郊外史、云和山人、老盖,晚号西郭外史,浙江钱塘人。工书画,善琴瑟乐曲,酷好金石文字。
 
钱松篆刻得力于汉印,尝摹刻汉印2000方,在篆刻艺术上,受西泠诸子特别是丁敬的影响较深,创作多是浙派风格,用刀一洗陈法,切中带削,线条的立体感甚强;章法大胆,时出新意;后期风格自成面目,但仍有浙派之迹。赵之谦曾誉为“丁、黄后一人”。为“西泠八家”之一。
 
邓石如,原名琰,字石如,更字顽伯,号完白山人,又有完白、古浣、古浣子、游笈道人,凤水渔长、龙山樵长等别署,安徽怀宁人。是清代的杰出书法家和印学家。
 
邓石如的篆刻初学何震、梁褒,后来以自己书法之用笔、结体,运用到篆刻上,把篆书上生龙活虎千变万化的姿态运用到印章上来,这是印学家从未有过的,特别是朱文印,光气闪烁,不可逼视,更有创造性的发展,呈现出刚健挺俊、流动多姿的印文书体,一改唐以来拘谨之态。
 
邓石如刻印,用刀猛利流畅并辅己披刀,他运刀着力点不在刀尖而在锋脊,迎石冲披,作品爽利洒脱,苍劲浑厚,凝重流畅,刚柔相济,方圆并举。
 
邓石如用“刚健婀娜”来评判自己的印,这恰到好处。以“铁、钩、锁”来论其刻印,是谓要旨。“铁”,指刀法,铁笔就是以刀代笔,要使刀刚健有力;“钩”,指笔法,字要圆润遒劲,爽利流畅;“锁”,指章法,字与字的配合要紧揍,整体相连,浑然天成。
 
邓石如篆刻边款也体现了他的书法的特长。内容极富文学性<在印章的形式上真、草、篆、隶诸备。双刀、单刀皆用,尤以双刀款法笔意浓烈,特别引人注目。
 
邓石如的篆刻艺术在明清印坛地位显赫,后世印人推崇至备,对清代中后期的印坛影响至深。故后世印人称之为“邓派”,又称“新徽派”、“后徽派”。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