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资讯

清代篆刻流派与名家(二)

来源:未知作者:小艾 日期:2020-09-11 浏览:
篆刻艺术在晚清时达到顶峰,出现我国篆刻史上第二次兴盛时期。在清代晚期的篆刻成就比较突出的有赵之谦、黄士陵、吴昌硕、徐三庚、吴熙载等印人。
 
赵之谦,字益甫、叔,号冷君、悲盒、无闷、憨寮、子欠.悲庵、悲翁,浙江会稽人。学问文章根底深厚,书画篆刻皆第一流。
 
赵之谦治印,朱白皆精,无论印章大小,其篆法、章法姿态纷繁,形式多样;布局虛实相生,字形基本是方的,转折处外方内圆;白文印纵橫交叠、苍劲爽利、方圆兼备。
 
赵之谦运刀如运笔,挥洒随意,表现力极强,刀法十分的娴熟,精湛。他用单刀冲刻的白文印“丁文蔚”打幵了齐白石印章风格的门扉。他在印章边款艺术上首创以汉魏书体阳文刻款。并刻有一些汉画中的图案,或人物,或山水,或动物等。使印章款识艺术形式更丰富多样。
 
黄士陵,字牧甫,一作牧父,亦作穆甫,号倦叟、黟山人、倦游巢主,安徽黟县人。幼承家学,年轻时得到王懿荣、吴大徵的指点,遂留居广州。又学丁敬、黄易、陈鸿寿、邓石如、吴让之,印章水平己经较高。
 
黄士陵善于在平淡无奇的印面中通过恰当的夸张,达到化静为动的效果。他对印章文字的处理,其成就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位印学家。他能根据作品的需要,对文字加以适当改造、简化,甚至以楷字入印,使篆刻作品丰富多样。他以广博的学识和修养形成了自己的篆刻艺术语言。
 
黄士陵的边款除文辞隽永严谨之外,在技法上也有所更新。他以稳健的推刀法,使印款含蓄质朴,结体尤见古拙错落。他的印学在广东、香港影响较大。晚年的篆刻颇具特色、独张一帜,后世称之为“黟山派”。
 
吴昌硕,初名俊,又名俊卿,又署仓石、苍石,号缶庐、缶翁、老缶、缶道人、苦铁、破荷、大聋、酸寒尉、芜菁亭长等,浙江安吉人。与吴熙载、赵之谦、胡并称为“晚清四大家”。
 
吴昌硕一生治印,风格几经变更,早期从浙派印入手,后专攻汉印,一度以浙派的切刀法追求拙涩风格,随后又继学皖派印风,取法邓石如、吴熙载、钱松、赵之谦等人。尤其对“西泠八家”之一钱松深为钦服,深受钱松后期雄浑跌宕风格的影响,取法古玺和秦汉印,又融入历代金石碑碣文字造型艺术,及金文、陶文、封泥、汉三国篆碑、汉晋砖文等;其篆结取法邓石如、赵之谦圆转的基础上,掺入《石鼓文》的体势,他一生于《石鼓文功夫最深,早期临摹肖似,后加熟练,出以新意。
 
吴昌硕的印章也体现了石鼓文那种高古奇崛,貌拙气雄的意态,印文线条以浙派苍莽滞涩为基础,突出笔意,刀法自如,冲切披削兼使,用纯刀硬入,强化了笔画锐纯、方圆、轻重的变化所表现的是古朴、豪迈、浑厚、苍劲的风格。
 
吴昌硕在技巧的表现上,不单是刀法技巧的表现,他一洗前人旧制,用敲击、磨檫、凿、刮、钉等多种手法造成印面残缺破损的古朴之趣,以印章斑驳的形式来表现浑厚的金石味,而且他这种表现没有一点斧凿的痕迹,而是自然的流露,这是非高超的艺术修养的印人能为的。这就是所谓“既琢且雕,还返于朴”。
 
由于吴昌硕的学问好,功夫深,气魄大,识度卓,终于摆脱了寻行数墨的旧藩篱,形成了自己的高浑苍劲的风格,将明清篆刻艺术600年来的印学推向一个新的顶峰,成为一代宗师。
 
徐三庚,字辛榖,号井罄,又号袖海,别号金疊、洗郭、大横、余粮生、金疊道士、金罄道人、金罄山民、荐木道士等,浙江上虞人。工书法,尤擅篆刻,善于摹刻金石的文字,并擅长刻竹。
 
徐三庚印飘逸妍美,疏密分布对比强,有磅礴之气,刀法精熟,笔势酣畅,时人誉为“吴带当风,姗姗尽致。”他的边款取法在晋唐汉魏间,刀法猛利,自成面目。
 
吴熙载,原名廷,字熙载,避同治帝之讳,50岁后更字让之亦作攘之,别号让翁、晚学生、晚学居士、方竹丈人、言庵、言甫等,江苏仪征人。善画,工篆书,擅篆刻。
 
吴熙载出包世臣之门,是邓石如再传弟子,篆书纯用邓法,挥毫落笔,舒卷自如,虽刚健少逊,而翩翩多姿,独具风格。篆刻初以汉印为师,30岁后见邓石如的作品,敬佩不己,遂倾心效法邓石如的篆刻,而且在邓派的风格上自成面目。
 
吴熙载印富有张扬的个性,刀法圆转熟练,气象骏迈。他一生刻印以万计,破前人藩篱而自成面目;印文方中寓圆,刚柔相济,粗细相间,婀娜多姿,刻白文常作橫粗竖细的处理,追求纵橫变化;用刀或削、或披,圆转熟练,流畅自然,突出笔意,气象骏迈,发前人所未发。布局应情处理,极富变化。镌刻行草印款,飘逸劲丽。他的篆刻对后世的印学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为晚清杰出的印家之一。
 
除了上述篆刻流派及其著名大家外,清代还涌现了一批有影响的印学理论家,他们以独具的艺术眼光,阐述了印学中的技法.美学观、各派源流等,为我们研究清代篆刻家提供了大量的资料。
 
比如,周亮工著的《印人传》最有影响,此书是他倾其毕生精力、遍访印人的呕心力作。只可惜周亮工《印人传》未完成,
 
于1672年去世。他的《印人传》以传记体的形式,对每位印人的创作思想、师承关系、流派风格,审美范畴进行了论述。为后世印学提供了很珍贵的印学史资料。他还有《赖古堂文集》、《书影》、《字触》、《闽小记》、《读画录》、《尺牍新钞》等行世。
 
再如魏锡曾,他一生对金石拓本、印谱、名人印蜕汇辑甚富,嗜印有奇癖。他自己不刻印,但对印学的研宄独具慧眼,入木三分。他的印学理论散见于“序”、“跋”和诗中。他撰写的《论印诗二十四首》,对明、清时期各流派印人的论述,可谓淋漓尽致,恰当好处。其诗之文釆隽永,才情并茂,是晚清杰出的印学理论家、鉴藏家。
 
清代印学理论家及书籍还有.•秦爨公著《印指》,福建陈著《印说》,浙江董询著《多野斋印说》、《续三十五举》,福建林霪著《印说十则》,冯承辉《印学管见》,浙江姚晏著《再续三十五举》,海阳汪维堂著《摹印秘论》,广东陈澧著《摹印述》,海宁陈克恕著《篆刻针度》,北京许容著《说篆》,山东张在辛著《篆印心法》,江苏鞠履厚著《印文考略》等。
 
清代的印谱随着清代的篆刻艺术的发展印谱与日俱增。主要的印谱有:周在浚、周在延合辑《赖古玺印谱》,陈介祺辑《十钟山房印举》,汪启淑辑《飞鸿堂印谱》,吴大澂辑《十六金符斋印存》,吴式芬辑《双虞壶斋印存》,吴云辑《二百兰亭斋古铜印存》,丁仁辑《西泠八家印谱》,魏锡曾辑《吴让之印存》,
 
赵之琛著《补罗迦室印谱》,赵之谦著《赵叔印存》,吴昌硕著《缶庐印存》,刘鹗辑《铁云藏印》等,共统计印谱约73种,410卷之多。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